欢迎访问: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亚洲综合婷婷六月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神艳传】【作者:子非我】

第二章 府内夜斗

  轩辕四海府邸一片喜气洋洋。众亲将和百姓都来恭贺城主喜添贵子。轩辕四海忙着招呼宾客,雪莲产后元气大伤,休息了一个月,身体依然十分虚弱,但却怀抱麟儿,笑逐颜开。
  四将中术将精于相面,对轩辕四海道:“主公,我看少主相格奇特,天地灵气汇于一身,绝非常人,他日定有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作为。”
  轩辕四海脸上闪过一丝忧虑,低声道:“这孩子相貌俊美,体格健壮,本应多福多寿,只是他出生之际那怪异的血光至今让我心有余悸,不知以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术将道:“磨难是不可少的,但少主福泽深厚,应该可以逢凶化吉。”
  轩辕四海道:“希望如此。”
  这时,礼将带领众人围上前来,道:“主公,不知少主起了名字没有?”
  轩辕四海笑道:“这名字可让我煞费苦心,这孩子的命是你们救的,我也无以为报,只希望他长大后能胸怀天下,兼济黎民百姓,就叫做轩辕天吧。”
  众人一听,纷纷拍手称妙,雪莲心中喜不自胜,苍白的俏脸飞上两朵红云,真是娇艳无比。众人中箭卫年少英俊,对美如天人的雪莲暗恋已久,只是他对轩辕四海忠心耿耿,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但每看到雪莲娇美秀丽的容颜,总是心中不能自持,充满痛苦之情。
  酒宴之后,众人纷纷告辞,轩辕四海一向礼贤下士,亲自送到大门外,目送众人离去,转身正要回府,忽听“咔嚓”一声响,府门前数丈高碗口粗的大旗杆从中断裂,轩辕四海身形一晃,来到旗杆下,单手轻轻将旗杆托住,交给手下。两道浓眉却紧紧皱在一起。
  雪莲轻声问道:“海哥,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么?”
  轩辕四海沉声道:“王旗断裂,其兆不祥。”他警惕的看看四周,“今晚,也许不会平静……”
  鬼王和座下五大高手经过近一个月的日夜兼程,来到赤马城外,藏身于一座废弃的小庙内。鬼王高瘦的身体始终包裹在黑色大氅之内,脸上那恐怖的面具闪烁着摄人的幽光。雷电叟、夜狼、蜂娘、巨熊怪和伶仃小鬼围坐在他身边。
  雷电叟道:“主公,据我们的眼线回报,魔龙死的那晚赤马城内只有城主轩辕四海的儿子出生,当时整个城内紫光大盛,而且他夫人至今尚未恢复,一定就是他的儿子。”
  鬼王尚未搭话,巨熊怪嚷道:“那还罗嗦什么,冲进他家里,杀个鸡犬不留!”
  夜狼冷冷一笑,“你以为轩辕四海是你平时杀的那些贱民吗?你这么贸然冲进去,只怕还没看到那小鬼,自己就变成死熊了。”夜狼向来瞧不起有力无脑的巨熊怪,趁机出言讽刺。
  巨熊怪大怒,正要反击,一把娇媚腻人的声音响起:“你们两个不要吵了,什么事都要老大做主嘛。”说话的正是纤腰如蜂骚媚入骨的蜂娘。夜狼瞄了蜂娘高耸饱满的胸部几眼,吞了吞口水,不再说话,众人一齐看向鬼王。
  鬼王闭目不语,阴冷的身影在夕阳照射下显得神秘诡异,半晌,鬼王道:“午夜出发,巨熊从正面攻入,夜狼小鬼攻后门,蜂娘负责引开护卫,雷电叟阻挡轩辕四海,本王拿人!事成后在此汇合。”众人齐声称是。
  夜深人静,偶尔有蟋蟀鸣叫。一道黑影悄然无声地滑落在轩辕四海卧室屋顶上。身材窈窕,纤腰如蜂,正是蜂娘,她轻轻掀开屋瓦,向下面看去。
  雪莲望着哺乳后沉睡正香的小天,偎依在丈夫身边,轻轻说道:“小天一出世就有这么多劫难,真不知道他以后会怎样。我不盼他将来君临天下,只希望他能平安一生。”语气里充满一个母亲的忧虑和关怀。轩辕四海轻吻着娇妻的脸颊道:“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不能强求,何况我们儿子不是福薄短命之相,不要太过担心。自从你怀孕之后,我们再没亲热过,现在能让我如愿以偿了吧,嘿嘿。”雪莲媚眼如丝,双臂缠绕丈夫结实的脖颈,红唇迎接丈夫的火一般的热吻。轩辕四海扯开妻子亵衣,大手抚弄着那一对因充满奶水而异常肥硕的乳房。雪莲发出阵阵娇喘,一只手也探进了丈夫裤裆内,摩挲着他粗大坚挺的阳物。一时间,房内淫声浪语,春色无边。蜂娘似乎也看得春心荡漾,“这轩辕四海还真的英俊不凡,自己阅人无数,这样的男人也不多见,可惜……”她轻咬下唇,盖好屋瓦,转身消失于夜色之中。
  午夜时分,寂静异常。多年以来安居乐业,城主府内并无士兵巡逻。一切都是那么安详恬静,就在此时,府门突然碎裂飞出,一个巨大的黑影闯入,舞动着丈余长的狼牙大棒,呼啸着向轩辕四海房中冲去,声势猛恶。忽听四下里一声喊“有刺客!”园内顿时灯火通明,花丛中,假山后伸出无数铁钩绳索,将那黑影牢牢锁住。众多士兵手持刀抢涌出,中间两人,一个五十开外年纪,身材矮胖如球,另一个三十上下,高大魁梧,背后斜插两柄锯齿大刀。真是“术将”和“刀卫”。那被困之人身躯肥大,眼小嘴阔,满口白森森牙齿,手持一条海碗粗细的狼牙大棒,正是鬼王座下五大高手之一的巨熊怪。术将正要吩咐手下将巨熊怪捆绑起来,只见那巨熊怪咧开血盆大口“嘿嘿”一笑,一股强横的气劲迫出,将身上的钢钩铁索震的寸断,他舞动狼牙大棒,顿时十余名兵士被打得脑浆崩裂,肢残骨断。刀卫大惊,抽刀而起,锯齿大刀在空中划出两道寒芒,直奔巨熊怪而来。那巨熊怪大棒一封,刀卫被震的倒飞出去,暗惊这大块头好膂力。术将一看刀卫吃亏,疾步上前,短粗的手指快捷无比的连点巨熊怪全身大穴,正是他的得意绝学“破甲三十六”,巨熊怪攻势受挫,暴跳如雷,一时间两人打了个旗鼓相当。
  此时夜狼已从后窗跳入轩辕四海房内,凶狠的向床上扑去,手掌还未碰到床榻,一道劲风直冲面门而来,他向后急闪,勘勘躲过致命一击,床上跳出一人,五缕长须,相貌儒雅,怀抱牙板,正是礼将,笑道:“本将恭候你多时了。”夜狼也不搭话,“夺命狼爪”鬼魅般抓向礼将胸口,礼将施轻功避开,闻到一股腥臭之气,“爪上有毒!”礼将不敢大意,牙板舞动的密不透风,将夜狼阻挡在外围。牙板与夜狼双手相碰,经发出清脆的金铁之声,原来手上佩带了一副玄铁手套,状如狼爪,喂有剧毒。礼将双臂一伸,一招“礼尚往来”,双手轻轻一搭夜狼双臂,双脚向夜狼下阴踢去,忽觉脚下一震,地板突然出现一个大洞,洞内伸出一支小手,钢抓一般攥住礼将足踝,向下猛扯,礼将暗叫:“不好。”夜狼双爪已到他胸前。眼看就要把礼将开膛破肚,忽然,夜狼感觉背后一股巨大压力,转身出爪,“铛”的一声巨响,夜狼后飞数尺,双臂发麻,偷袭他的是一个身形矮小枯干的青年,肩上一根乌金铁棍,正朝他挤眉弄眼,甚是滑稽可笑。夜狼大喝:“什么东西,敢偷袭我?”那青年道:“你家棍爷爷,受死吧!”棍影如风,两人战在一处。礼将已从地洞内脱身,一记掌风劈入洞内,竟然毫无声息,正诧异间,脑后冷风吹过,他向前飞跃,背后衣衫已被划破长长一条口子,他转身定睛一看,竟是一个身高不满三尺的小小孩童,肤色极白,双眼大得吓人,一张小嘴又小得可怜,手里拎着一把锯齿钢轮,呲牙咧嘴的向他扑来。礼将刚要招架,小童突然消失不见,片刻间又从礼将身后墙壁钻出,礼将虽反应迅速,但如此神出鬼没的对手,实在让他头疼。
  蜂娘如鬼如魅闪过层层护卫,来到后花园,心中暗道:“藏在假山之中就能躲过老娘的‘鬼蜂追魂’了吗?看我抓了那小崽子,在主公面前抢个头功。”正得意间,树后一道白光刺出,一个清朗的声音道:“回去。”蜂娘轻轻飘出一丈开外,看一个高大青年,手持一柄丈二银枪从树丛中走出。蜂娘媚笑一声道:“这位小哥手持银枪,英挺威武,一定是赫赫有名的‘枪卫’了?”枪卫冷冷得说道:“速退,否则让你知道我手中大枪的厉害。”蜂娘“咯咯”一笑,道:“我倒是更想尝尝你胯下那‘大枪’的滋味。”枪卫脸上一红,骂道:“无耻妖妇,受死吧!”大枪如龙,向蜂娘刺去。蜂娘轻功超卓,片刻间将枪卫戏弄得晕头转向,所幸她嗜好男色,并未使出“逆血鬼蜂针”,但已让枪卫难以招架。枪卫大喊:“你们还不出来,我可拦不住这妖精了!”
  一阵悠扬的琴声在后花园响起,让人听了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蜂娘的动作竟然随着轻缓的乐曲而放慢,险些被枪卫洞穿胸口。蜂娘一惊,逼开枪卫,喝道:“给我滚出来!”三枚“逆血针”向假山石后射去。只见山石后也飞出三道暗器,与蜂娘毒针撞击在一起,跌落尘埃。香风阵阵,一名白衣少女从假山后飘然而出,怀抱一柄斑斓古琴,笑颜如花。她身边站着一位英俊少年,身背大弓长箭。蜂娘心中吃惊不小,自己那三枚毒针快捷如电,何况在这夜色之中,可说无声无息,难道竟被少年射落?看来也是暗器高手,不可小觑。蜂娘心中警惕,脸上却毫不动声色,扭动肥臀,“咯咯”笑道:“几位真是好功夫,看来我想从你们手里捞点便宜真是……”话未说完,也不见她如何动作,无数“逆血鬼蜂针”如狂风暴雨般向三人洒去。那针极其细小,通体乌黑,叫人防不胜防,一旦入体,会逆着血液流动方向游走,到达心脏则无可救药,兼之针上涂有剧毒,实在阴毒无比。三人绝没想到蜂娘如此狡诈,措不及防,顿时手忙脚乱。蜂娘也不趁势攻击,蜂腰一摆,直奔后花园内最大的一座假山飞去。
  巨熊怪已被术将和刀卫打得全无还手之力,只有且战且退,术将矮胖身躯一缩,如大肉球一般滚到巨熊怪脚下,一指戳向巨熊怪小腹“气海”,要破去他全身功力,忽的半空“轰”的一声巨雷,术将只觉得全身如遭电击,一口鲜血喷出,摔出数丈。只见一名老者从天而降,尖嘴猴腮,双手掌心相对,隐隐有电光闪烁。正是鬼王座下第一高手雷电叟。他怪笑一声,双手带雷鸣电闪拍向术将。刀卫被巨熊怪缠住,无法脱身,眼看术将性命不饱。
  轩辕四海房内,夜狼棍卫打得难解难分,礼将却已经占了上风,伶仃小鬼虽然擅使五鬼隐身之术,但礼将毕竟功力深厚,以静制动,闭双目,运天耳通,小鬼以为有机可乘,‘残肢环’直取礼将后心。礼将听得清清楚楚,待刀刃距身体尺余,转身,牙板如泰山压顶般打下,小鬼大惊,躲闪不及,一条左臂连肉带骨被打得粉碎,惨叫一声,摔倒在地。礼将转身与棍卫双战夜狼。夜狼一看形势不妙,虚晃一招,夺门而逃。礼、棍二人正要追赶,忽听后花园传来雪莲一声惊叫,夫人有难,顾不得逃匿的夜狼,飞奔后花园而去。
  蜂娘轻功绝顶,几个起落,已来到假山前,笑道:“夫人,不必躲藏了,抱小公子出来给我看看吧,呵呵。”
  只听山洞内一把娇美的声音道:“我的孩子娇嫩得很,夜深露寒,你想看就进来吧。”
  蜂娘心知洞内必有埋伏,却也不惧,手一张,放出一群“鬼蜂”开路,向洞内冲去。洞内忽的涌出一阵排山倒海的气浪,伴随着一声大喝:“奶奶的,什么东西,也敢觊觎少主公?!”已飞入洞内的毒蜂被倒卷而出,蜂娘一个后翻,落于丈外,虽未受伤,但也被惊的花容失色。进洞之前,她明明听到洞内只有女人和婴儿两人的呼吸,怎会有第三人藏身,内力如此深厚,呼吸之间竟无一点声息。洞内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面红如火,虬髯倒竖,双目似电,威猛之极。蜂娘心中一动,道:“莫非是四大家将之首的气将?”老人哈哈大笑,声如洪钟,“算你有见识!”蜂娘撒出一把逆血针,扭头就跑。气将纵身追赶,此时乐将和枪、箭二卫已摆脱了鬼蜂的纠缠,赶上前来,将蜂娘围在中间。气将双臂一张,蜂娘只觉得身体被一股无影无形却又浑厚无比的气流包围,就算想动一下脚趾也极其困难。蜂娘危在旦夕,竟然毫无害怕之意,“咯咯”笑道:“你们上当了。”只听雪莲一声惊呼,一条黑影手里抓着襁褓中的轩辕天从假山洞内飞出,雪莲手提长剑追出,叫道:“孩子,他抢走了孩子!”。众人大惊,顾不得蜂娘,齐声怒喝,向那黑影追去。雪莲身体虚弱,勉力要追,蜂娘一闪身挡在面前,道:“姐姐,让我好好看看你,果然国色天姿。”雪莲长剑刺出,斥道:“妖妇,让开!”蜂娘双眼闪过一丝狠毒之色,数枚逆血针射出,雪莲挥剑格挡,怎奈产后体虚,手臂无力,只觉左胸一麻,随即眼前一花,摔倒在地。蜂娘正要下毒手,三支长箭射来,蜂娘闪开,原来箭卫放心不下雪莲,去而复返,救了雪莲一命。远处礼将棍卫也已经赶来,蜂娘不敢恋战,转身消失在夜色中。箭卫对赶来的礼将棍卫二人道:“公子被劫,速速支援。”礼将看看倒地的雪莲,咬牙道:“照顾好夫人。”与棍卫飞身追去。
  雷电叟双掌眼看就要排在术将胸口,这一掌只要拍实,管叫这胖老儿浑身烧成焦炭。雷电叟正得意间,忽然眼前一花,一人已挡在面前,出双掌与雷电叟双掌轻轻一抵,雷电叟只感觉一股沛不可挡的巨大力量将自己的‘九天雷电轰’尽数碰回,身体被震飞数丈,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几欲喷出。轩辕四海气定神闲站立当地,微笑道:“想不到鬼王座下第一高手雷电叟深夜驾临,不知有何指教?”
  雷电叟强忍内伤,道:“轩辕城主好功夫。”
  轩辕四海平静得说:“鬼王座下五大高手都到了吧,怎么鬼王还不现身相见呢?我对他闻名已久,却未尝一见。”
  雷电叟眼神闪烁,道:“这,这说来话长……”
  轩辕四海知他意在拖延时间,也不打断,含笑而立,潇洒自如。
  远处传来一阵凄厉的鬼哭狼嚎之声,响彻赤马城,雷电叟心中一喜,知道鬼王已经得手,扬手抛出一枚迷踪弹,逃匿而去。
  轩辕四海也不追赶,对刀卫道:“好生照看术将。”使出绝顶轻功‘云卷式’直奔后山而去。
  箭卫将雪莲扶进山洞躺下,雪莲双目翻白,牙关紧咬。左胸前一片乌黑血迹。箭卫心中犹豫片刻,一咬牙,拉开雪莲上衣,一对丰硕雪白的双乳弹跳眼前,箭卫眼看这让自己朝思暮想的夫人袒露上身,小腹下升起一团熊熊欲火,他定了定心神,仔细查看,雪莲左乳上一个细小针眼,不停向外冒着黑血,箭卫知道这逆血针厉害无比,不马上施救性命不保,他点了雪莲上身几处大穴,令血脉暂时停顿,然后俯身低头,用力吸吮伤口。
  鬼王手里提着襁褓,几个起落,已将追兵甩开,心中得意,朝城外破庙而去,他刚刚奔上一座小山,忽的驻足不行,阴森森的道:“轩辕四海,出来吧。”
  轩辕四海挺拔的身影从树林中冲天而起,“哈哈”大笑,“鬼王,果然了得,留下我的儿子吧。”人在半空,声势如龙,“先天神功”第三式“君临天下”使出,漫天掌影夹着风雷之声,向鬼王打来。鬼王将婴儿揣入怀中,双手虚抓,“万鬼噬天”向上迎去,闷雷似的一声巨响,轩辕四海被震得倒飞回去,鬼王也双腿入地二尺余深,两人竟然平分秋色。轩辕四海挺身上前,先天神功源源不绝击向鬼王,鬼王不愿恋战,体内妖异鬼气涌出,护住全身,且战且退。此时,轩辕府众护卫已经赶到,在旁观战。鬼王见轩辕四海招招狠辣,强大气劲向自己要害招呼,全然不顾自己怀里婴儿的安危,心中怀疑,正要使出“鬼影分身”大法挫敌,便在此时,轩辕四海双足一点,向后倒射而出,口中大叫:“乐将,动手!”只见乐将手抱古琴,“叮叮咚咚”弹奏起来,节奏怪异,全然不成章法,鬼王正不解时,忽觉怀中婴儿身体发热,鬼王暗叫“不好!”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鬼王怀中的婴儿竟然爆炸,方圆数丈一片炙热。轩辕四海飞身上前,拍散火焰,不见鬼王尸体,只有一些衣物的灰烬。他轻叹一声道:“哎,如此设计还是奈何不了鬼王,日后不知还有多少磨难等着小天……”
  山洞内,雪莲体内的毒血已被箭卫吸了十之八九,只是那逆血针仍在体内,雪莲有了知觉,轻轻哼了一声,醒转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山洞内的草地上,浑身无力,左胸剧痛,上身赤裸,一年轻的男子正趴在自己身上,吸吮着自己左乳。雪莲大惊,欲挣扎起身,怎奈全无力气,她大叫道:“你。。你放开我。”
  那男子抬起头来,面目清秀英俊,正是箭卫,他忙对雪莲道:“夫人,你中了那妖妇的逆血针,不马上起出毒针,会有性命之忧,我箭卫虽然爱慕夫人,但绝不是乘人之危的无耻之徒,待拔毒疗伤之后,我当一死赎罪!”
  雪莲脸上一红,道:“不必如此,你只管,只管……”说着闭上双眼。箭卫看她玉乳雪白,红晕上脸,娇艳无比,下体顿时坚硬如铁,他强压下心头旖念,双手合拢于雪莲左乳,运内力逼入雪莲体内,要将毒针逼出。雪莲感觉箭卫一双大手在自己乳房上轻轻揉动,一股热流从胸口流窜全身。此时伤口流出的已经是鲜血,但毒针依然不见动静,箭卫手上加力,雪莲乳房中本饱含奶水,一经外力挤压,顿时涌出,流满箭卫双手,雪莲也呻吟出声。箭卫几乎把持不住心神,一阵气血翻涌。他闭上双眼,咬破舌尖,强提内力灌入雪莲体内,一道温热的奶水喷涌在他脸上,与此同时,逆血针也激射而出。箭卫全身几乎脱力,软软靠在洞壁上道:“夫人,小人无礼……”雪莲将衣服穿好,双颊火红,轻声道:“你也是为了救我,这事不要再提,我,我不会告诉海哥的。”
  此时,洞外传来轩辕四海的声音:“莲妹,你怎么样了?”雪莲瞄了箭卫一眼,道:“海哥,我没事。”挣扎起身走出洞外。只留下心绪烦乱如潮涌的箭卫。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