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一本道国产在线国产-亚洲综合婷婷六月丁-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肛虐生䞇俱乐部】10

(第九章完)
  第十章  肛虐生贽俱乐部!
                (1)
  有理子湿透了的全身布满了油腻的汗水,扭动的呻吟着,从哆嗦颤抖的肌肤
上流下了一颗颗的汗珠。
  「……啊啊,好难受……有理子,会被这样的浣肠责罚杀死的……呜喔……
呜呜喔……」
  有理子左右摇晃的脸露出了苦闷的表情,被大大的分开来驾在脚架上的双腿
也脚趾紧绷的向后拱起。
  「呜喔……好痛苦……有理子,好痛苦啊……啊啊,受不了了呀!……」
  「多么性感的表情啊……被浣肠时的太太,真是变得更加的吸引人了啊。」
  室田充满了欲情的双眼闪闪发光,不停的舔着舌头,手里压着粗大的帮浦。
令人感到焦急的缓慢、一点一点的,将醋和甘油原液的混和液注入。
  但又不时突然粗暴的使力压下帮浦,一口气注入了一百CC。
  「咿咿!……怎么这样,咿!咿!」
  「呵呵呵,太太的哭声真是悦耳啊。又高潮了吗?」
  室田高兴般的说,又再度的开始一点一点的注入。
  「呜喔,呜呜喔……」
  鼓胀起来的粗暴便意,使的有理子紧紧的咬着了哆嗦颤抖的嘴唇。
  被田所、川端、黑川还有藤木这样一个接着一个的浣肠,已经是第六次了。
每次浣肠,已经变得糜烂的肠襞都被药液渗入,使的绞拧般的痛苦变得更加的剧
烈。
  「……求求你……快点,赶快结束……啊啊,一口气的……」
  才刚忍不住狂乱便意的艰苦的说了出口,有理子就腰肢哆嗦颤抖的喘气、呻
吟了起来。
  「才只不过注入了六百CC而已喔。真正的痛苦现在才要开始呢,呵呵呵。」
  「怎么这样……有理子会死的……啊啊,已经,忍不住了……」
  「这种程度是不会死的喔。更何况这又是那么美丽的身体啊。呵呵呵,只是
注入三千或四千CC的话是不用担心的。」
  室田露齿嘲笑的说。
  「既然身为医师的室田院长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没错。那就安心的吞进去吧。
有理子要更加投入感情的被浣肠喔。」
  濑岛在旁边粗声大笑的说。
  已经给有理子浣肠了一次的田所和黑川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有理子被浣肠,泄
出了充满了欲情的笑声。
  「居然有这么适合被浣肠的女人……真是令人受不了啊。」
  「简直就像是为了被浣肠而存在的人妻,果真就和濑岛先生所说的一样啊,
呵呵呵。」
  「一定要再来一次,不对,无论浣肠了几次我都还会想再试试看……北泽有
理子就是如此极品的女人啊。」
  「如果不是有濑岛先生在的话,一定会忍不住的让太太浣肠到死为止啊。」
  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讚叹的男人们,已经完全的沉迷在有理子的肛门所散发出
的诱惑中了。
  即使是在这之前对浣肠几乎没什么兴趣的田所,如今也着迷了。在此时,就
算之前从来也没有对女性说过任何的讚言,也毫不保留的讚美起有理子来了。
  「呵呵呵,浣肠的话无论几次都愿意帮你做喔。那样的话有理子也会感到很
高兴的吧。」
  濑岛得意洋洋的说。
  「……可,可以放过我了吧……啊啊,好痛,太痛苦了……呜呜,好难受啊!」
  男人们就这样完全听不进去的,任凭有理子咖咖作响的咬紧着牙齿,继续呻
吟的发出哀愿。
  有理子被油腻的汗水沾湿成黏答答发光的肌肤,也无法忍受的哆嗦的颤抖。
好像只要不这样的紧绷着身体稍微放松一下的话,便意就会乱暴的鼓胀了起来。
  但明明这样,有理子被剥了开来的媚肉,展示着那就像是要融化般成熟果实
的柔肉。每当帮浦被压下时,都会一阵阵抽搐般的蠕动,溢出黏稠的蜜汁。
  那满溢出的蜜汁,爬上了插在有理子肛门里的嘴管,使的玻璃制的圆管也变
得闪闪发光。
  「呜,呜喔……好难受……啊啊,一口气的结束吧……」
  有理子几乎要窒息了。
  「嘿嘿嘿,那样难受的感觉不是很棒吗。肉屄不都已经变得湿淋淋的了吗?」
  「一阵阵的收缩,好像想要咬着什么东西似的。连被浣肠居然也会变得发情
到这种地步。」
  长山和村井对着有理子嘲讽的说。
  到现在为止有理子已经不知道高潮了几次了。但即便如此,已经是第六次的
浣肠在内脏所造成的苦闷已变得无法形容的巨大。肛门感受到的快感和便意所传
来的痛苦,在有理子的体内里互相的冲撞。
  「怎样,愈来越有感觉,再一次的高潮吧,太太。」
  「即使持续的高潮也可以喔,嘿嘿嘿。就用这样难受的浣肠,让你持续的高
潮看看吧。」
  长山和村井从左右伸出了手,握住了有理子的乳房开始搓揉了起来。就像是
要从有理子丰满的乳房挤搾出母乳来一样的粗暴的揉捏,坚硬勃起的乳首也被捉
住,在手指中被使劲的搓揉。
  濑岛在另一方面也朝有理子的媚肉伸出了手,再更加的往左右张开,展现出
了完全湿透了而且不断一阵阵蠕动的肉襞深处。
  「因为都这么的湿了,所以要高潮几次看来欧没问题的喔,有理子。」
  「不,不要……啊啊,可以饶了我了吧……好,好难受……好痛苦!」
  「就是难受才会高潮的吧。有理子已经变成了爱上肛交的受虐狂母狗了。」
  濑岛就这样大大的剥开有理子的媚肉,哧笑的说。
  接着,拿起了两个洗衣夹,分别夹在被剥开的媚肉的两边阴唇上。连在洗衣
夹上的钓鱼线,被往左右拉直后绑在诊断台的脚架上。
  「呵呵呵,这样就可以完全的看见有理子肉屄的深处了喔。被浣肠时有理子
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就请大家再更清楚仔细的来观察吧。」
  「为,为什么……不要,不要……啊啊,放过我吧……」
  「室田院长,现在请一口气的注入一百CC左右。有理子看来又要高潮了呢。」
  无视有理子的哀求,濑岛这么的说。
  ***********************************
                (2)
  笑着点头的室田,忽然用力的压下了粗大的帮浦。甘油原液和醋的混合液,
一口气被注入了一百五十CC。
  「咿!……啊啊,咿!咿咿!」
  有理子的腰肢猛然的跳了起来,上半身反仰的拱起。有理子紧咬着白皙的牙
齿,从反仰露出的喉咙里绞挤出断断续续的声音。
  「咿!咿!去了呀!……有理子,又,又要去了!……咿咿!……」
  被固定在脚架上的双腿哆嗦的颤抖,有理子像是要往更深处吞入似的紧咬着
了嘴管。
  「这真是太惊人了。这屁眼居然有这么的敏感啊,太太。」
  「明明刚刚才刚高潮过,现在又高潮了。还真的是无论高潮几次都没问题的
好色太太啊。」
  「高潮时太太性感的表情,呵呵呵,真是令人受不了啊。」
  男人们一边目不转睛的窥视,一边舔着舌头发出了呻吟。接着不约而同的发
出了欲情的淫笑。
  在这同时,每当粗大的帮浦被压下时,有理子都会拱起那香汗淋漓的裸体,
因为那被注入的感觉而从喉咙里绞挤出悲鸣。
  「咿咿!又要……不要啊……又去了!」
  咬着嘴管的肛门抽搐般的痉挛,有理子的裸体接连不断反仰、紧绷扭动的挣
扎。
  布满了汗水的肌肤,又喷出了大量的汗珠,有理子浑身都湿答答的,就像是
刚出
                浴一样
  「好厉害……这样惊人的反应,嘴管就像是要将嘴管整个吸进去一样。」
  室田感叹的说,然后又继续压下粗大的帮浦。一次大约一百CC,断断续续
的注入。
  「咿!咿!要疯了……咿咿!……」
  「是一直高潮着不停吗,太太。被浣肠有这么的舒服吗?」
  「饶了我……啊,呜呜喔,咿咿!」
  有理子的腰肢颤动的痉挛,不断的被那停不下来的绝顶感刺激。像后仰起的
美貌也忽左忽右激烈的甩动。
  也可以清楚的看见,从有理子被洗衣夹夹住大大的张开的媚肉,正生动的收
缩蠕动,吐出黏稠的蜜汁。
  「呜喔,呜呜喔!」
  接下来再被注入时,就会全身一阵阵紧绷抽搐,只能发出沙哑的呻吟。从紧
闭着喘气的嘴边,开始流下了唾液。
  尽管如此,还是不时的在反覆不停的痉挛中,能够观察到突然一阵特别激烈
的痉挛,从喉咙深处提高音调的绞挤出「咿咿!」的悲鸣。
  「还在持续的高潮吗,有理子。这到底是第几次了啊?呵呵呵。有理子还真
是喜欢被浣肠啊。」
  濑岛看似无法控制满心欣喜的心情,粗声大笑的说。
  但有理子却只能持续的迎接着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直到被注入了一千五百
CC为止。
  「好痛苦啊!……呜,呜呜喔……」
  有理子刚刚还通红的美丽脸孔如今已变得苍白,只能不断的发出苦闷的呻吟,
全身飞洒出油腻的汗水。有理子还咬着嘴管的肛门,因为荒乱的便意而一阵阵的
抽搐,紧紧的收缩。
  「已,已经,不行了……呜呜,要漏出来了,呜呜!忍不住了……」
  「不可以喔,这是要让你全部吞下去的,还不能漏出来喔,太太。来……再
来…
  这不就慢慢的进去了吗?「
  「为什么……呜……呜呜……太激烈,太激烈了!」
  有里子眼梢抽蓄,尽力的咬着嘴唇,像是被油腻的汗珠与泪水洗涤过的美丽
脸孔左右的甩晃着。
  有理子露出了淒艳的表情,凌乱的发丝沾满了汗水而黏在额头与脸颊上。这
让室田的欲情更加的激昂,接连用力的按压着巨大的帮浦。
  「呜呜……有理子,会死的……啊,啊啊,要,要出来了呀! ……」
  有理子发出了被逼迫到走头无力的声音,腰肢哆嗦颤抖的摇晃。
  濑岛一把抓起了有理子的黑发,嗤笑的窥视着那苦闷的美丽容貌。
  「中途就漏出来的话会受到处罚喔,有理子。没有全部吞下去的话,对帮你
浣肠的客人来说是很失礼的吧,呵呵呵。」
  「可是! ……啊,啊,已经忍不下去了……要,要出来了! ……」
  「这么一点耐性都没有的话,那要去拿栓子来帮你吗,有理子?」
  「不要啊! ……求求你不要啊!」
  知道用栓子来帮忙是怎么一回事的有理子发出了悲鸣。
  在男人们的观看下被濑岛侵犯肛门………再也不希望肛门被侵犯了。有理子
对那不属於这世界的肉体欢悦而感到恐惧。
  「那么就要三千CC,一滴不剩的全部吞进去喔,有理子。」
  濑岛嘲笑的说。
  「呜,呜呜……」
  有理子使劲的咬起牙齿,激起已经萎缩了的力量。但无论再多用力的紧咬牙
关,牙齿还是咖搭咖搭的作响,也无法停止身体的颤抖。
  内脏被那一点一点注入的药液揉拧着。
  「快,快一点……一口气的注入……啊啊,再不快一点的话,会漏出来的呀
…」
  「嘻嘻嘻,我会尽力的让你更痛苦的喔,太太。你不是说喜欢更激烈的吗?」
  室田带着恶意不慌不忙的,继续令人焦急的慢慢的压着帮浦。
  「为,为什么这样……呜,呜呜……」
  有理子布满了油腻汗水的美丽脸孔扭曲着,紧紧地咬着嘴唇,猛烈粗暴的便
意使的全身寒毛竖起。
  「哎呀,终於注入了两千五百CC了。还剩下五百CC喔。」
  但是,这样高兴笑着说的室田的声音,有理子却已经完全的听不进耳里了。
  因为便意的苦闷而几乎要窒息,有理子几乎一刻也无法停止挣扎,左右摇摆
着哆嗦颤抖的腰肢。那是内脏要裂开来般的痛苦。
  「好,好难受……救命啊……」
  有理子已经无法完整的发出声音。即使是哀愿求饶时也只剩下低沉的呻吟。
  已经到了无论再怎么激起力量来忍耐,便意也与有理子的意愿无关的奔驱,
使的肛门无法控制的痉挛。
  「啊,啊啊! ……不要啊!」
  像是要将一点一点被注入的药液推出去一样,开始淅淅沥沥的滴了出来。一
旦决堤之后就再也档不住,急激的气势不断的增强。
  「不要漏出来喔,有理子。」
  「还没结束喔。如果拉出来的话就要再多吞入四百CC喔。」
  即使濑岛和室田急忙的警告也来不及了。
  已经是第六次的浣肠,注入的药液就这样的逆流出来。不顾这样会溅起更多
的水沫,室田还是继续的压着巨大的帮浦。
  「啊啊! ……啊啊啊……」
  简直就像是充满快感的声音。有理子一边左右的甩动着头,一边一股接着一
股的让体内的苦闷奔放了出来。每当认为要停下来了时,又再次的喷了出来。
  「太太的拉屎还真是华丽啊。长得这么美丽高贵真是令人惊讶。」
  「像那样子的张开着屁眼……嘻嘻嘻,一阵阵的抽蓄真是令人受不了啊。」
  「简直就像是从屁眼小便一样,嘻嘻嘻。」
  像是要吞进肚里般窥视的男人们粗声大笑。有理子的排泄无论看了几次都不
腻。
  反而更加的对有理子感到着迷。
  即使好不容易将巨大的帮浦压到底的室田将嘴管抽出,有理子还是持续哭泣
着扭动绞紧着身体。
  「啊啊……不要,啊啊……」
  「说什么不要。中途就漏出来还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有理子。这样只好让每
位特别会员都再帮你浣肠一次了,有理子。」
  濑岛这么的说,早已经开始为下一次的浣肠做准备。
  甘油原液和醋的混合液,再次的被吸入了空的巨大浣肠器。在玻璃筒内药液
形成了漩涡,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
                (3)
  再次的从田所开始,接着川端,黑川,然后藤木和室田的五次浣肠,有理子
不断反覆的被注入强烈的药液后排泄,接着再次的被注入。
  「死了……有理子,要死了……呜,呜呜,好痛苦!……」
  内脏的痛苦使的有理子的身体使劲地蹦起。
  肌肤上就像是要将身体内所有的水分纽挤出来般的布满了汗水。
  「要出来了! ……呜呜,出来了……」
  赤裸的身体哆嗦的颤抖,有理子一股一股的喷了出来。
  「完全的挤出来了吗,有理子。」
  「……」
  即使濑岛这样的询问,有理子也只能无力的像似死去了般,布满了汗水的乳
房和下腹部起伏的喘气。
  「才浣肠了十一次而已喔,有理子。这样还会一直半途就漏了出来啊,呵呵
呵,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有理子。」
  濑田嗤笑的朝着有理子美丽的容貌,然后肛门窥视。
  有理子沾满了药液黏答答发光的肛门,因为被浣肠了十一次而浮肿了起来,
展现出充血的内襞,还带着余韵一阵阵生动诱人的蠕动,令人不敢想像的还紧紧
的挤缩着。
  「嘻嘻嘻,这样的屁眼真是让人看得受不了啊。怎样,还要再浣肠吗?」
  这么说的田所虽然伸手要拿起浣肠器,但却被濑岛阻止了。
  「在那之前,我想先处罚刚刚半途就漏了出来的有理子。」
  「喔?处罚吗?嘻嘻嘻。」
  「等处罚了之后,再让各位帮有理子浣肠吧。」
  濑岛这么的说时,长山跟村井已经在一旁框啷框啷的开始准备了。
  长山取出了发出可怕光芒的金属器具,递给了濑岛。那是三片式的肛门扩张
器,在金属嘴片上已经涂满了润滑乳液。
  村井则是拿来了一个盆子,放在濑岛的脚边。盆子里一共放了七,八个已经
拨了壳的白煮蛋。
  「这是三片式的吧,嘻嘻嘻。」
  室田的眼里发出了光芒。
  「不愧是室田院长,已经知道三片式了,呵呵呵。用这东西就可以把有理子
的屁眼完全张开。」
  「没错,和其他型式不同,这可以将肛门往三方向撑开。嘻嘻嘻,这看起来
会是很有趣的处罚呢。」
  室田高兴地舔着嘴唇。
  其他的男人如今也理解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低声地笑了起来。
  但是有理子却像是听不见声音似的,只紧闭着眼皮「哈啊哈啊」的喘气。
  濑岛开闭着金属嘴片向男人们展示了一下三片式肛门扩张器后,就开始将前
端慢曼的插入了有理子的肛门。
  「啊……啊啊! ……」
  肛门被贯穿时传来的那令人害怕的冰冷金属触感,使的有理子的腰肢突然的
颤抖了起来。
  下一瞬间,有理子因为查觉到要发生什么事而发出了悲鸣。
  「住手啊! ……只有这样不行,不要,不要啊! ……饶了我吧!」
  肛门扩张所带来的恐怖和羞耻,有理子已经彻底的尝试过了。
  「不要,不要啊!」
  「呵呵呵,为了处罚有理子,所以要将屁眼完全的撑开喔。」
  「饶了我吧……」
  冰冷的金属深深的插入,使的有理子扭动着腰肢发出了悲鸣。但无论再如何
的抗拒,有理子因为浣肠和排泄而松懈的肛门,展示出了惊人的柔软度,将金属
的嘴片容纳到了根部。
  「啊啊! ……」
  绝望和恐惧垄罩着有理子。
  即便如此,有理子还被晒衣夹子扩展开来的媚肉却一阵阵的蠕动,又再次的
溢出了蜜汁。身体因为已经尝试过了肛门的快感,而自然任意的发出了反应。
  「身体很老实呢。说要将屁眼撑开就有感觉了吧,有理子。」
  「不要,饶了我吧……只有这样不行!」
  「呵呵呵,把屁眼撑开了之后,会让你做各种有趣的事喔。」
  狼狈的有理子害怕的哭了出来后,濑岛就开始慢慢的将有理子的肛门张了开
来。
  「啊……啊啊! ……住手啊! ……」
  有理子的腰肢紧绷的颤抖,紧紧地咬着嘴唇向后反仰。
  冰冷的金属嘴片,从内侧渐渐的将有理子的肛门黏膜往三个方向压开。充血
的肉环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啊,啊啊! ……饶了我吧!……」
  「呵呵呵,可以感觉到屁眼被撑开了吧,有理子。看,已经打开两公分了。」
  「呜,呜……好可怕……」
  「说可怕的有理子的样子真可爱啊。看,二点五公分……三公分……三点五
公分……屁眼已经张了很开了呢。」
  濑岛一边故意读出扩张器上的刻度,一边继续慢慢玩弄有理子般的张开嘴片。
  「啊,啊啊! ……呜……啊啊……」
  肛门渐渐被撑开来的感觉,使的有理子紧紧的咬住嘴唇,接着像是喘不过气
来般的开闭着嘴喘气,然后又紧紧的咬住嘴唇。
  神秘的肠内暴露在空气中,男人们一点也不放过有理子,像是要吞入肚内的
窥视着。
  「嘿嘿嘿,可以感觉到客人们都在注视太太屁眼的深处吧?要更投入一点,
就像是要自己将屁眼撑开来一样。」
  「为了要能看到最深处,让我们帮你张的更开来吧,太太。」
  长山和村井在两旁故意大声的对有理子嘲笑的说。
  有理子却已经没有反驳那般嘲笑的余力了。身体的神经现在都集中在被扩张
开来的肛门上。
  「呜,呜……可,可以饶了我吧……」
  「有理子的屁眼差不多可以张开到六公分左右喔,呵呵呵。不过今天为了各
位贵宾,会张的更大的。」
  「为什么……有理子的屁股,会裂开的啊……」
  「看,已经张开到四点五公分了喔,有理子……五公分……五点五公分……」
  有理子布满了油腻汗水的肌肤上喷出了更多的汗水。突然,有理子的嘴像是
裂开来一样,用已经不能算是呼吸似的,「咿!咿!」的从喉咙挤出沙哑的声音。
  有理子的肛门裂开般生动的张着口,清楚的展示出深处的肠襞。虽然已经完
全无法动弹,只能微微哆嗦的颤抖。
  「看吧,六公分了,呵呵呵。」
  濑岛暂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屁眼被撑开六公分的感觉如何呢?」
  「呜呜……」
  「呵呵呵,还可以撑更开的吧,有理子?」
  「会,会裂开的……呜,呜呜……」
  接着被继续撑开来时,有理子的眼前因为激痛而冒出了火花,感觉起来简直
就像是要从肛门将身体撕裂成两半。
  「呜,呜……咿!咿咿! …」
  「呵呵呵,已经到六点五公分了,今天晚上这样就够了吧。」
  金属嘴片的动作好不容易停了下来,濑岛和看着有理子生动的大开的肛门以
及目不转睛窥视的男人们。
  「真是厉害的洞口啊。女人的屁眼居然能开到这种程度……六点五公分吗?」
  「而且,也完全没有任何的撕裂伤口,真是令人吃惊啊。就像是有被彻底的
调教过了一样。」
  「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屁眼的深处。嘻嘻嘻,实在是太厉害了。比我想
像的还要更美丽啊。」
  男人们发出粗哑的声音,惊叹咋舌的说。
  像有理子拥有如此美貌的人妻,能从她那被撑开来的肛门看见那暴露出来的
深处只能说是太幸运了。
  「呜,呜呜……」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左右摇晃着头。乳房到下腹像波浪般的起伏,大大
张开的大腿哆嗦的颤抖,脚趾像爪子般的紧绷,全身布满了油腻的汗水。
  「有理子,就这样子屁眼被大大撑开,向大家道歉吧。好不容易请大家来帮
你浣肠,结果途中却漏了出来。」
  濑岛紧抓住有理子的黑发。
  「为,为什么……啊啊……」
  「如果不老老实实的道歉的话,就要把你的屁眼撑得更开喔,有理子。」
  「那样子……啊啊……」
  有理子咬着嘴唇哆嗦的颤抖着。在耳旁长山嗤笑的低声地说了些什么。
  「那么,就好好的对大家道歉吧,太太。」
  长山用低沉威胁的声音对有理子说。虽然有理子短暂哀求般的看着濑岛,但
马上就认命了。
  「……啊啊,有理子……在这诚心的道歉……好不容易请到大家……来帮我
浣肠……但是却忍不住的漏了出来……」
  有理子才刚从嘴里说出长山所指示的道歉台词就哭了出来。但是,肛门被更
进一步扩张的恐惧,让有理子继续说了下去。
  「……为了向大家道歉,请大家好好的处罚……有理子的屁眼……啊啊……
如大家所见……有理子的屁眼……已经这样大大的张开了……」
  这么说的同时,有理子身体的颤抖变得越加激烈。
  除了肛门被扩张之外,接下来还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呢?有理子眼看着村井
将盆里的白煮蛋一个一个的发给男人们,内心里的不安与恐惧鼓胀了起来。
  「就如大家所听到的,呵呵呵。大家请用被分配到的蛋来处罚有理子的屁眼
吧。」
  濑岛也自己取了一颗白煮蛋,对男人们这样的说。
  接着就像是要示范如何使用白煮蛋,将白煮蛋慢慢的押入了有理子的肛门里。
三片的金属嘴片将有理子的肛门往三个方向推开,从那中间将白煮蛋塞入。
  「蛋的直径虽然差不多是四公分,但是有理子的肛门已经张开六点五公分了,
可以很轻易地进去喔,呵呵呵。」
  「怎,怎么这样! ……啊啊,饶了我吧……」
  「不是说为了道歉而愿意接受处罚,怎么可能饶了你呢?」
  濑岛用手指将黏滑般钻入肛门里的蛋往更里面塞入。
  「啊,啊啊……啊啊! ……」
  有理子的腹部激烈的起伏,大腿内侧哆嗦的颤抖,紧绷。
  「嘻嘻嘻,这真是有趣。差不多该轮到我来处罚太太了吧。」
  这么的说的田所迫不急待地站了出来。伸出舌头舔了白煮蛋一口后,窥视着
有理子的肛门,慢慢地将蛋塞入。
  有理子生动的张着口的肛门深处,还看的到先前被塞入的蛋。田所就像是要
将那蛋往更里面推入,渐渐的将第二颗蛋推了进去。
  「啊啊,怎么这样……啊啊……」
  有理子发出了狼狈的叫声,不敢相信自己的肛门能被这样大大的撑开,被塞
入白煮蛋。
  「饶了我吧……啊啊,放过我吧……」
  「因为屁眼这样的张开,这样实在是太有趣了。真是厉害啊。」
  「啊啊……啊呜呜……」
  有理子紧咬嘴唇挥甩着黑发。哆嗦的身体停不下来的颤抖,玉珠般的汗水顺
着肌肤滴落。
  接下来轮到了藤木。
  「接下来轮到我来塞蛋了。话说回来,太太的屁眼还真是开得漂亮啊。」
  「啊啊……已,已经够了吧……不能再塞进去了……」
  「那我就先把已经塞进去的蛋再往里面推就好了。」
  藤木嗤笑的用手指伸入肛门的深处,将水煮蛋往更里面的地方推入。接着再
将自己的水煮蛋塞入。
  「啊,啊……太残忍了……呜呜……」
  「就是残忍才叫处罚啊。那么,为了接下来的蛋,我来帮你往更里面推进去
吧,太太。」
  「啊,呜呜……」
  有理子已经被塞满到了腹部的底部,从下往上顶起了胃部,连呼吸也感到困
难般的「哈啊哈啊」的喘气。
  但是,还有川端的第四颗蛋正在等着。
  「怎么这样,等一下……再这样下去,太勉强了啊……」
  「到这就停下来的话就不叫处罚了。而且,让我看到这样的肛门,会让我无
论如何也想要把蛋给塞进去啊。」
  川端流着口水,开始将水煮蛋塞入有理子的肛门。由於是第四颗了,已经无
法很轻易的塞进去。
  室田却已经手拿着蛋站了出来。
  「屁眼看来已经到极限了啊,呵呵呵。这样话我就塞入太太的肉穴里面去吧。」
  有理子被晒衣夹子张开来的媚肉,也被水煮蛋推了开来,往腔内钻入。
  「啊……不,啊啊,不要做这种事啊……」
  「比起肉穴,好像还是比较喜欢屁眼那边呢,太太。那么我就偏要往这边塞,
嘻嘻嘻。」
  「啊啊! ……啊啊……啊呜……」
  肉穴和肛门同时被塞满水煮蛋的感觉,使的有理子高声的哭了出来。
  由於肛门被完全的撑了开来,使的肉穴受到了压迫而变得更加的狭窄。
  两颗蛋隔着薄嫩的黏膜在肉穴和肛门里互相摩擦的感觉………
  「嘻嘻嘻,我也要把蛋塞入太太的肉穴里喔。」
  黑川沙哑地笑着说。
  「屁眼四个,肉穴两个。这真是傑作啊。」
  濑岛也粗声大笑的说。
  ***********************************
                (4)
  有理子摇摇晃晃的甩动着头,窒息般的喘气着。
  虽然肛门扩张器已经被取了出来,但是有理子的肛门里还是深深的吞入了四
颗白煮蛋。同时,从被晒衣夹子拉开来的媚肉中,埋入肉穴的白煮蛋也冒出来头
来。
  「真是美丽的景色啊,嘻嘻嘻。还可以看的见肉穴里的蛋,简直就像是正在
下蛋的牝畜一样。」
  「屁眼里面也吞入了这么多颗蛋,太太还真是令人吃惊啊。」
  「而且居然还不断的溢出蜜汁,还真的是匹发情的牝畜啊。」
  「下蛋时会是什么样子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男人们吵杂的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此时,有理子心里是什么感受,濑岛不用
问也知道。
  「呵呵呵,吞下了这么多颗蛋有什么感觉呢,有理子?」
  但濑岛却还是一边这样故意的问,一边用指尖拨弄已经充血赤红的女芯。
  「啊啊!」
  有理子的腰肢僵硬的紧绷了起来。
  「……住,住手……饶了我吧……」
  「那么,就将屁眼跟肉穴里充分的怀上的蛋,使尽全力的生出来吧,有理子。」
  「啊啊……不要,啊啊啊! ……」
  女芯被玩弄,使的有理子身体里的欲火四处窜走。一直受到肛虐而被置放在
一边的肉芽,如今感觉变得更加的强力。
  在这同时,长山和村井也从两旁玩弄起有理子的乳房。柔软的乳肉从揉捏的
指间满溢出来,乳首也被捻起搓揉「嘿嘿嘿,胸部的顶尖已经这样舒服的站立起
来了喔。老实说已经想要了吧?」
  「下蛋的话会让你感到更舒服的喔。快,你也想让骚穴更爽吧,太太。」
  长山和村井窥视着有理子美丽的容貌嗤笑的说。
  「啊,啊啊……饶了我吧……」
  躯体停不下来的颤抖,有理子受不了的无法说下去,只能不断的摇头。
  欺负着乳房和女芯的手指,还有像是要将自己吞入肚内窥视的男人们的视线,
塞满吞入的蛋的感觉,所有的感受都混在一起,使的有理子的官能渐渐的膨胀了
起来。
  明明身体是如此悲惨的受到欺负,有理子无法相信自己的身体居然有了这样
的改变。
  「啊啊,要我做这种事情……不行,啊啊,饶了我吧……」
  无论再怎么哀求都是没用的。
  中间冒出一小块白色水煮蛋的媚肉,突然一阵阵的蠕动,开始从里面满溢出
了湿热的蜜汁。就像是要将咬住的蛋往更深处吸入,可以清楚的看的到有理子的
媚肉那收缩的动作。
  有理子的肛门也不停反覆一阵阵紧缩,紧接着一阵阵放松的蠕动。
  然后有理子的腰肢就从像是要逃跑般的挣扎,变成了期待般地扭动。
  「啊啊……啊啊啊……可,可以饶了我吧……啊呜,啊呜呜……」
  「呵呵呵,都发出了这么性感的声音,还怎么可能会饶过你呢,有理子。」
  濑岛嘲讽的笑着,使劲的用指尖夹起了女芯。
  「啊啊! ……咿咿!」
  如今就在高潮的边缘,有理子露出布满湿漉汗光的纤颈向后反仰。
  「有理子的哭声真是悦耳呢。那就为了让你骚穴更爽,让你把骚穴里的鸡蛋
给生出来如何呢?」
  「为,为什么……」
  「不是说过充满牝性的有理子下蛋的话会变得更加的性感了吗?」
  「不要……那种事情,我做不到……」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颤抖,厌恶的摇甩着头。
  「做不到的话也没办法,呵呵呵。黑川专务,能麻烦你帮有理子从骚穴里吸
出一颗蛋来吗?」
  濑岛的话使的有理子美丽的容貌紧绷了起来。
  「不要啊!不要做那种事啊!」
  在有理子慌张的哭喊时,黑川已经嗤笑的凑过身来,一口吸上了被晒衣夹子
拨开来的柔肉。
  「啊啊! ……不要啊! ……」
  有理子颤抖的辗转着腰肢向后仰起。
  但是黑川的嘴却像水蛭一样的吸附在有理子的媚肉上,伸舌舔在吃入了水煮
蛋的肉襞上。
  黑川的脸孔在有理子被大大张开的股间缓慢的上下来回。嘴里咕啾咕啾的作
响,伸舌舔舐后大口的吸吮。
  「啊,啊啊……」
  瞬间有理子就像是被抽去了力气一样,在肉体的快感中翻腾。
  已被点起官能火焰的肉体,火势变得更加的旺盛。有理子的身心无法平静,
蜜汁像是档不住的洪水决堤般的满溢出来。
  这使的黑川发出更好吃样子的声音吸吮,吞食。
  「嘻嘻嘻,女人的精气可以让人返老还童喔。」
  一度抬起头来高兴得这么说的黑川,嗤笑的舔了舔舌头后又再次使劲地吸起
了有理子的媚肉。
  「啊啊! ……啊啊! ……饶了我吧!」
  有理子已经快要高潮了。
  黑川的嘴对着有理子肉穴的内部吸吮,慢慢的将水煮蛋从里面吸了出来。
  「怎么这样! ……啊啊,啊啊! ……」
  「不要光只是自己爽,有理子也要自己帮忙把蛋给生出来啊。」
  濑岛抓起了有理子的黑发。
  有理子像是听不见似的闷声哭泣。
  「不要,不要! ……啊啊呜! ……」
  「不要不要」的厌恶悲鸣,突然的变成了充满欢悦的娇喘。
  被深深地吞入肉穴内的蛋被吸出来的感觉令人无法忍耐,有理子的身体停不
下来的颤抖着。肉体深处被拉扯到极限,身体中心被烧的溃烂。
  「肉穴紧紧的缠绕住,好像不想放开蛋一样。嘻嘻嘻,这是难产了吧。」
  黑川又再一次的抬起头来,高兴地舔着嘴唇。
  「虽然难产,可是这边不断溢出的蜜汁却是很可口呢。」
  「咿咿! ……啊啊,啊呜呜……」
  黑川的嘴再次的吸吮,使的有理子喉咙绞紧的向后仰起。
  「像牝畜那样的下蛋吧,太太。还是你想再被处罚呢?」
  「还是想让客人们慢慢的享受你的身体呢,太太。」
  长山和村井一边玩弄有理子的乳房,一边嗤笑的说。
  「无论如何都生不出来的话,就要用膣镜撑开来了喔,有理子。」
  濑岛也在有理子的耳边低声嗤笑的说。
  有理子哭着摇头。
  「……饶了我……饶了我吧……」
  黑川唇舌在媚肉上的跳跃,使的有理子已经被从腹部深处涌起的快感波浪沖
走,随波漂流。
  湿滑的水煮蛋被吸了出来。
  「啊啊! ……咿咿! ……」
  像是要追求那被吸出来的蛋似的,有理子的腰肢拱起,哆嗦的扭动。
  黑川一口吞下了吸出来的水煮蛋,狼吞虎嚥的吃了下去。
  虽然濑岛,长山和村井粗声的大笑,但其他的男人却用羨慕的眼神看着黑川,
然后窥视着有理子大大张开的媚肉。
  有理子香汗淋漓的美貌偏向一边,被搓揉的乳房和腹部波动般上下起伏的喘
气,被剥开来的媚肉,简直就像是在追求水煮蛋似的一阵阵的蠕动,溢出了更多
浓稠的蜜汁。
  「……啊啊……可以,放过我了吧……」
  有理子像是要窒息般喘气的哀求。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濑岛。
  「呵呵呵,接下来轮到用屁眼生蛋了喔,有理子。」
  「饶,饶了我吧……」
  「不要的话,就要看谁想要从有理子的屁眼里面把蛋给吸出来了喔,呵呵呵。」
  濑岛故意的说。
  「如果要从屁眼吸的话,应该是不会那么容易的吧。那就又要把太太的屁眼
给撑开来了。」
  「那么,不把太太的屁眼给撑开八公分是不行的吧,嘿嘿嘿。」
  长山和村井也这么威胁的说。
  「不要! ……那种事情,再也不要了啊……放过我吧……」
  「那么就自己把蛋从屁眼里面生出来吧,太太。」
  「啊啊……」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口。无论再怎么的哀求,都只
会让男人们更加的兴奋。
  如果拖拖拉拉的话,濑岛就会真的用肛门扩张器,让男人们将水煮蛋给吸出
来。
  「怎么啦,有理子。还不老老实实的也用屁眼把蛋给生出来吗?」
  「啊啊……」
  有理子软弱的摇晃着头,偏过双眼紧闭的脸孔紧紧地咬住嘴唇。
  然后让下半身开始使力。
  「……啊啊,有理子……要用屁眼生蛋了……」
  嘴里说出被强迫要求的台词。
  男人们的脸紧凑在有理子之前,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有理子的肛门上。
  即使紧闭着双眼,有理子也能痛苦的感受到,全身哆嗦的颤抖。
  「呜,呜呜!」
  有理子的肛门一阵阵的颤抖。即使充血和软绵绵的肿胀了起来,但还是无法
想像能吞入四颗水煮蛋。
  有理子下腹分娩般的推挤,使的内侧一阵阵的发抖,妖艳般地鼓起盛开。
  「喔喔,太太的屁眼要开始张开了。嘻嘻嘻,就像这样膨胀的张开。」
  「这比浣肠时还能够更仔细的观察呢。」
  「嘻嘻嘻,不再尽力的张开来的话,蛋是生不出来的喔。」
  「那样一阵阵的蠕动真是令人受不了啊。简直就像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男人们一边像是要吞进肚子里似的窥视,一边异口同声吵杂的说。
  「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的悲惨……」
  有理子哭了出来,左右摇甩着双眼紧闭的美丽脸孔。
  有理子的肛门一阵阵鼓胀张开后,就像是查觉到南人们的视线而害怕的紧缩,
然后又开始慢慢地张开。无论再怎么的使力,也无法以自己的意志将肛门张开。
  「果然不用这个是不行的啊,有理子。」
  濑岛取起了肛门扩张器,在有理子的眼前咖渣咖渣的开闭着金属嘴片。
  「咿! ……不要用那个,不要啊!」
  对肛门扩张器的恐惧使的有理子更加的使劲。已经没有狼狈的犹豫的时间了。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拼命地鼓起力气集中全身的力量。
  「呜,呜呜……不要看,呜呜!……」
  「我们会仔细的看喔,有理子的下蛋。」
  「呜,呜呜……」
  有理子的肛门从里面盛开,一点点的开始张了开来。
  接着,从内部盛开般的动作中可以窥视到,布满了黏答答光芒的白色水煮蛋
的一小部分。那一小撮白色随着肛门黏膜每次的收缩蠕动,不断反覆地消失现身。
  (啊啊,这样子……这样子的事情……不要看啊)
  好几次几乎要失去力气而放弃,但每次有理子都会再次咬紧牙根鼓起力量。
  自己将蛋排泄出来是多么的悲惨,但如果要用肛门扩张器的话确认更加的令
人感到恐惧。
  「呜呜……呜呜!……」
  有理子的腹部像波浪般的起伏,大腿内侧颤抖的抽蓄,向后反仰的喉咙紧缩
的像是要绞出最后一丝的力量。
  有理子的肛门开的更大,白色的蛋渐渐的露出头来。黏附在上的肛门黏膜伸
缩,从内部绞挤。
  「啊啊……要裂开来了……呜呜呜……」
  有理子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被吞入的蛋的大小。
  「什么要裂开来了啊,太太。刚刚都撑开的比蛋还要大了,这一点算什么呢?」
  「嘿嘿嘿,再怎么尝试都生不出来的话,老大可是会帮你用肛门扩张器的喔,
太太。」
  长山和村井玩弄着有理子的乳房,在耳边低声地说。
  「呜呜……」
  有理子的肛门将白色的水煮蛋从里面挤了出来,随时就会像下蛋一样的落下。
  直径四公分最粗的部分通过后,就急速湿滑的将剩下的部分推挤出来,直直
的落下。
  川端的手敏捷地在下面接住。
  「嘻嘻嘻,真是精采的下蛋。生出来的蛋还热烘烘的呢。」
  散发着黏答答光芒的蛋散发出了有理子的气味,微微的冒出了热气。川端像
是等不及的开始食用。
  蛋被排泄出来的瞬间,有理子「咿咿!」的发出了窒息般的声音,全身哆嗦
的颤抖。
  完全张开的肛门又迅速紧缩了起来。
  「好不容易自己将屁眼张开了可不能就这样的就闭上喔,有理子。还有三颗
蛋,呵呵呵,那么,把第二颗给生出来吧。」
  濑岛的指尖使劲的捏住了有理子的女芯。
  ***********************************
                (5)
  从有理子的肛门里生出了一个,接着又一个白色的水煮蛋。媚肉里的蛋也生
了出来。
  (……这么悲惨的事……啊啊,好想死啊……)
  香汗淋漓的有理子「哈啊哈啊」的喘气。
  有理子的股间,已经将肛门和媚肉内生动的内襞展现出来,布满了黏稠的蜜
汁一阵阵的蠕动。乳首和肉芽也几乎要喷出血来的充血,坚硬的立起。
  「那么,把最后一颗蛋给生出来吧,有理子」
  濑岛窥视着有理子哭泣的容貌这么说。
  「啊啊……」
  有理子的嘴唇哆嗦的颤抖,软弱的摇甩着头。
  从刚刚开始无论再怎么使劲也无法让蛋出来。不知道是否被塞入直肠太深触
的部位,肛门的黏膜只是不断一阵阵的蠕动。
  「怎么啦,太太。怎么只这样开着屁眼呢?」
  长山的声音变的粗暴。
  「因为……啊啊,因为……出,出不来啊……」
  有理子哭着说。
  男人们听的粗声大笑。
  「也就是说,要再一次肛门扩张了。嘻嘻嘻,又可以看到太太的肛门的深处
了。」
  「这次要开到几公分呢?七公分,不,我说开到七点五公分吧。」
  「嘻嘻嘻,像这样的美女的屁眼的话,无论看几次都看不腻呢。」
  即使不愿意也将男人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有理子哆嗦的颤抖。害怕的眼神
追着濑岛看。
  (……饶了我吧……屁股又要被撑开……只,只有那样不行的啊……)
  有理子的胸内疯狂般的嘶喊,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
  有理子畏惧的眼神,看见了濑岛从村井手中接过了肛门扩张器。令人害怕的
金属光芒史的嘴片更加的可怕。
  「……不,不要……」
  有理子不由得的从嘴唇中发出了哆嗦几乎要消失的声音。
  「不要啊!只有那个,已经不要了呀……」
  有理子的嘴里喷出了悲鸣。
  手里握着肛门扩张器,濑岛在一次的窥视着有理子的脸孔嗤笑了出来。
  「能从屁眼里生出蛋来吗,有理子,呵呵呵。」
  「啊啊……不要那样! ……如果要的话,就帮有理子浣肠吧! ……」
  一心只想逃出被肛门扩张的命运,有理子忘我的叫喊着。
  「是真心想要被浣肠吗,有理子。」
  「啊啊……」
  说出口后,有理子就激烈的点着头。
  「原来如此,浣肠也可以把蛋给生出来啊,嘻嘻嘻。」
  「不对,果然还是用肛门扩张取出来比较有趣。」
  「可是这次用浣肠把蛋生出来说不定也蛮有意思的。」
  「无论怎么做都很有趣吧,嘻嘻嘻。」
  男人们异口同声的说。
  濑岛虽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决定浣肠。比起其他方法,濑岛还是最喜欢浣
肠。
  「那我们就听从有理子的希望吧。真么那么想要被浣肠吗?」
  「…………」
  有理子咬着嘴唇,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又要被浣肠所带来的恐惧,还有身体深处疼痛般类似期待感的感觉,複杂的
混合在一起。
  在濑岛的指示后,长山和村井开始为浣肠准备。
  被取来的并不是刚刚所使用的浣肠器。像水桶般的玻璃容器被吊在天花板上,
从那底部延伸出一根黑色的橡皮管,前端装了嘴管。
  那是沖洗式的浣肠器。玻璃容器的每度刻度都有CC,一共可装到四千CC。
  (怎么会这样……)
  有理子的牙齿咖搭咖搭的作响。
  「这次就用这个来帮有理子浣肠,大家可以来猜猜看要用到多少CC才能让
有理子把蛋生出来,大家下个赌注吧。」
  濑岛对男人们说明。
  「就从猜的最接近的人开始,来排待会享用有理子的顺序……」
  话还没说完,男人们就争先恐后的喊出一千八百CC和两千五百CC等猜测。
因为是第十二次的浣肠,所以大部分的人的猜测都在一千CC到两千CC之间。
  享用的顺序?……被玻璃容器的大小吓到的有理子,已经没有去考虑的余力
了。
  「……啊啊,太多了啊……有理子会死的啊……」
  「不光只是量而已,液体也是用有理子最喜欢的醋跟甘油原液调配出来的喔,
呵呵呵。努力的把蛋给生出来吧。这可是会让人有生产的痛苦的傢伙喔。」
  「……好,好可怕……饶了我吧……注入那么多进去的话……」
  「说要用浣肠生蛋的可是有理子自己喔。」
  玻璃容器里被装满了恶魔的液体。濑岛拿起了橡胶管前端的嘴管。嘴管是根
与中指般的粗大的鸡尾酒管,慢慢的被塞入了有理子的肛门里。
  「啊,啊啊……」
  慢慢被插入的嘴管使的有理子的双臀哆嗦的颤抖。与到此为止的浣肠不同,
鸡尾酒一直往更深处插入。
  已经被插入三十公分左右时,鸡尾酒管的前端才好不容易的到达水煮蛋的位
置。
  有理子紧咬着嘴唇,左右摇甩着头,「哈啊哈啊」的喘气。
  「啊啊……放过我吧……饶了我呀……」
  有理子的求饶被喘息声给淹盖住了。
  虽然已经是第十二次的浣肠了,有理子肛门被鸡尾酒管钻入的感觉使的身体
无法控制的感到了痠痛。还持续被晒衣夹子剥开来的媚肉,又开始一阵阵的溢出
了蜜汁。
  已经被浣肠到高潮数不清次的记忆,又再次的融化了有理子的肉体。
  「要开始注入了喔,有理子。」
  「啊啊……」
  「要尽可能的忍耐喔。如果半途漏出来可是没有下蛋的话,就要改用肛门扩
张器了喔。」
  濑岛嗤笑的说,稍微的开启了玻璃容器的开关。
  瞬间玻璃容器里的药器冒起了气泡,流入塑胶管里,开始咕噜咕噜的流入有
理子的肠膣。
  「啊,啊……啊啊……」
  有理子哆嗦的颤抖,美丽的容貌向后仰起。
  与到此为止的浣肠不同,药液的冰冷在身体的深处突然的扩散开来。并没有
对肛门黏膜灼烧的刺激,而是内脏突然的被玩弄。而且是毫无间隔的不断的流入。
  「呵呵呵……」
  「嘻嘻嘻……」
  男人们一边笑着一边专注的看着这一幕。有时窥视有理子那含着鸡尾酒嘴管
的肛门,有时窥视有理子美丽的容貌和玻璃容器的刻度。
  「连浣肠器的塑胶管都插进了女人的屁眼里,真是好景色啊,嘻嘻嘻。」
  「因为是极品的女人啊。极品的女人怎么做都像是一幅美丽的画。」
  「室田兄,你赌多少CC?」
  「我赌一千三百五十CC喔,嘻嘻嘻。」
  男人们一边讨论,一边发出欲情的笑声,伸舌舔着嘴唇。
  此时有理子的身体一直哆嗦的颤抖,不断的挣扎,头左右的甩动。毫无间隔
流入的感觉令人无法忍受,无论如何也无法静止不动。
  「啊啊……啊啊,啊呜……有理子,感觉变得好奇怪啊……」
  有理子低声的啜泣变成了高音。有理子的官能又开始狂乱。
  但是,这是第十二次的浣肠,猛烈的便意很快的就鼓胀了起来。内脏像是被
绞揉的痛苦很快就吞没了官能的快感。
  「啊啊……呜,呜呜……」
  无论是高音娇喘或是低声啜泣,都变成了痛苦的呻吟。有理子的内脏里很快
的就咕噜咕噜的作响。有理子只能使劲的咬着嘴唇,美丽的容貌紧闭着双眼,拼
命的忍耐。但是,无论再怎么做也无法忍受不动。
  「呜……好痛苦……这样的浣肠,太痛苦了!……啊啊,呜呜……」
  「呵呵呵,就是要这样的痛苦才生的出蛋喔,有理子。阵痛才刚开始而已呢。」
  「啊啊……好痛苦……好痛苦!……快点,快点结束吧……」
  「才刚开始,灌进入两百CC而已。到下蛋为止,到底能灌入多少CC呢?」
  濑岛抓起了有理子的黑发,让有理子看见玻璃容器刻度,嗤笑的说。
  「啊啊……怎么这样……呜,呜……」
  玻璃容器的巨大,再次吓到了有理子。
  水位的确慢慢的在降低。两百五十,三百,三百五十,四百……水位渐渐的
通过玻璃容器的刻度。每流入五十CC大约要花一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目前
流入四百CC的话已经过了八分钟了。
  如果要将四千CC全部灌入的话,那就会变成持续一小时二十分钟的浣肠。
  「……请饶了我吧……呜呜!太痛苦了……求求你……」
  已经无法忍受的有理子发出了哀求的声音。
  「不要吵,才六百CC而已喔,太太。好好的吞进去吧。」
  「到太太能把蛋生出来之前,要忍住喔。可以的话要再次高潮也没问题喔。」
  长山和村井又开始搓揉的揉捏起有理子的乳房。另一只手也往下腹的周围爬
去。
  透过黏答答的汗水揉捏了起来。
  有理子紧紧的咬着嘴唇呻吟。长山和村井的手的动作使的内脏更激烈的绞挤。
  「啊啊……有理子,已经,忍不住了……」
  「如果没把蛋生出来的话,就要把屁眼撑开喔,有理子。」
  「啊啊……呜呜……」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呻吟着。紧咬着的牙齿咖搭咖搭作响,肌肤不断的喷出
油腻的汗水,身体的颤抖也停不下来。
  离注入开始已经过了十五,十六分钟。超过八百CC左右时,有理子身体的
挣扎就变得更加的明显。
  「呜呜……已经,不行了……好痛苦!要,要出来了……」
  有理子布满了油腻汗水的苍白脸孔无力的摇晃,在喘气声中传出了从喉咙绞
挤出的沙哑呻吟。
  有理子的肌肤上布满了玉珠大小般的汗水,每次的哆嗦都会让塑胶管像蛇一
样的扭动。
  一旁观看的男人们也被有理子苦闷的挣扎完全的迷住,每当容量接近了下注
的刻度,男人们的交谈也明显的减少,期待的憋着气息观看。
  「饶了我吧……呜,呜……」
  「呵呵呵,有理子只要考虑要怎么把蛋生出来就好了。」
  「啊啊,要出来了……咿!咿!……」
  注入的药液超过了一千CC而逼进了一千一百CC。
  「咿!咿!……出来了,要出来了……」
  有理子不断哆嗦的双臀突然一阵特别激烈的颤抖,被注入的药液就开始淅淅
沥沥的泄了出来。
  但是,因为鸡尾酒管深深地被插入,所以并没有一起被挤出来。在水煮蛋还
没被排泄出来前,有理子在漏出时还是继续咕噜咕噜的被灌入更多的药液。
  「啊,啊啊……」
  在有理子哭泣的同时,药液还是继续淅淅沥沥的漏出。每次水势变得更强,
有理子的哭声就变得更加激烈。
  然后有理子的肛门内突然大幅的鼓起,鸡尾酒管瞬间被挤出,白色水煮蛋也
冒出头来。
  「啊啊!出来了,出来了……咿!咿!出来了!……」
  有理子的肛门随着悲鸣抽蓄般的张开,水煮蛋像下蛋似的落下。持续的排泄
刚刚被灌入的药液,有理子不顾形象的放声大哭。
  看见这一幕的男人们一同的高声欢呼。
  「太棒了,一千两百CC时把蛋生出来的话,离我猜的最近。」
  「我是第二名,嘻嘻嘻。」
  「我是到数第一吗……算了,能够享受已经被彻底侵犯的女人,也是别有一
番乐趣啊。」
  最后依照赌注的结果排的顺序是田所,然后黑川,室田,川端,最后是藤木。
  「呵呵呵,顺序决定了。每个人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请仔细的品尝有理子肉
穴的滋味吧。」
  濑岛嗤笑的说。
  长山和村井将排泄结束的有理子,就这样双手还绑在身后的从内诊台上抬了
下来。
  精疲力尽失去意识的有理子,几乎是被用拖的带入了最里面的房间。
  那是一间和室,塌塌米上已经铺了一摊棉被。有理子就赤裸着身体躺在上面。
  「嘻嘻嘻。那么就让我来仔细的品尝人妻北泽有理子肉穴了。这次可不是白
煮蛋,是会真的让你怀孕的喔。」
  田所高兴的说,随着长山和村井的引导进入了和室。
  「呵呵呵,那么,在等待的同时,我来放些有理子的影片给大家看吧。」
  濑岛开始准备拨放录影带。有好几卷有理子的录影带,调教有理子的过程完
全的被记录了下来。
  『不要!……啊啊,不要啊!……』有理子的悲鸣和同时媚肉被肉棒串刺的
特写浮显了出来。
  「啊啊,怎么这样……不要,不要啊!……饶了我吧!」
  从里面的和室传出来的有理子的悲鸣,听起来就像是为录影带里的有理子配
音。
  ***********************************
                (6)
  被摇醒时,有理子发出了悲鸣。
  「不要,不要啊!……可以饶了我吧,会死的……」
  挥甩着黑发,扭动着双手被绑在身后的裸体想要逃跑。
  突然的脸颊被打了一掌后,有理子才好不容易的回过神来。
  已经看不见田所和室田等五人的身影了。一个接着一个侵犯自己的男人们…
…有理子在中途就失去了记忆。另外,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呵呵呵,大家都很满足的回去了喔,有理子。」
  濑岛脸上露出嗤笑的表情说。
  不知何时有理子双手被绑在身后的裸体已经被抱在濑岛的膝上,泡在热汤里。
  「啊啊……」
  热汤的温暖渗入了肌肤,昨夜的遭遇在脑海里苏醒,有理子抽噎的哭泣着。
  「……残忍……太惨忍了……」
  「虽然说我残忍,但你还记得一共高潮了几次吗,呵呵呵。」
  「不要……」
  有理子挥甩着黑发放声大哭。被这么说的心里感到无比的痛苦。
  「……恶魔……有理子这样的身体……啊啊……」
  说到一半就哭了出来。
  有理子好不容易哭完后,双脣哆嗦颤抖的看着濑岛。
  「小由美……请让我见见孩子……」
  「昨夜明明都变身成一匹牝畜的样子,居然还记得孩子的事吗,呵呵呵。」
  「求求你……让我见见由美……」
  有理子声音颤抖的哀求。从昨天就没有见到孩子。现在绝对正在哭着找妈妈。
  「要碰到孩子话就等早上,不,已经是下午的享乐结束后吧,有理子。」
  「怎,怎么这样……」
  「来吧,把屁股抬起来,有理子。如果你还想早点碰到孩子的话。」
  「啊啊……到底要把我玩弄到什么地步……」
  有理子抽噎的哭声颤抖着,在热汤里将丰满紧绷的双臀抬到濑岛的眼前。
  有理子丰满,充满了官能味的臀丘哆嗦的颤抖着,被濑岛双手抓住将臀丘的
谷间暴露了出来。
  「啊……」
  有理子被剥出来的肛门,紧紧地缩了起来。
  「真是可爱的屁眼啊,呵呵呵。这里昨晚居然吞了四颗白煮蛋,真是令人吃
惊。」
  「……不要……不要说了……」
  「呵呵呵,有理子的屁眼已经是属於我的了。」
  濑岛将指尖压在肛门上,慢慢画圈的搓揉,让肛门的黏膜黏附在指尖上。
  「啊,啊……啊啊……」
  有理子的肛门先是更加紧缩的夹紧,却又瞬间像是融化般明显的变的柔软,
张口将濑岛的手指吞了进去。
  一口气吞到了手指的根部。
  「啊啊……啊,呜呜……」
  有理子的双臀扭转摇摆,紧紧的咬住了手指。
  「呵呵呵,有理子的屁眼渐渐的变的敏感了。已经这样忽紧忽松的咬着。」
  「啊啊……屁股这样……不要,真的不要啊……」
  「那怎么还会有这样清楚的反应呢,有理子。」
  濑岛用钻入肛门里的手指扭转的抽送,光只是这样有理子就「咿!咿!」的
绞紧喉咙,双臀颤抖的几乎要到达高潮了。
  媚肉也很快的一阵阵的蠕动,渗出湿热的蜜汁。
  「呵呵呵,已经发情了啊。」
  有理子可以感受到濑岛在身后站了起来。
  (啊啊,屁股要被侵犯了吗……不要,那种事情……饶了我吧!)
  但是即使只是稍微的抵抗,就会拖迟见到孩子的时间。
  「来求我吧,有理子。」
  濑岛将深深插入肛门里的手指弯成钩状将有理子的双臀吊起,这样命令的说。
  「啊啊!……啊啊,请侵犯有理子的屁眼……请把粗大的肉棒放进屁眼……」
  有理子一边抽噎的哭着说,一边紧紧的咬着濑岛的手指,媚肉也满溢出黏稠
的蜜汁。
  手指才刚拔了出来,濑岛灼热的肉棒就立刻的压了上来。
  「啊啊!……」
  明明肛门正要被侵犯,一股让人融化的酥麻却从有理子的脖颈扩散了开来。
  肛门渐渐的被推了开来,让灼热往内部潜入。要被撕裂开来的感觉,使的有
理子眼前一阵晕眩,只能紧紧的咬着嘴唇挥甩脸孔。
  潜意识的想往前逃跑时,腰肢却被濑岛的手捉住阻止。
  「呜,呜呜……」
  肉棒的头才刚钻入,有理子就全身喷出了汗水,已经喘不过气来。
  渐渐的被贯穿的双臀哆嗦的颤抖,紧绞的喉咙发出「咿!咿!」的呻吟。
  濑岛的肉棒埋入了无数的珍珠,每次和肛门的黏膜摩擦都会让有理子向后仰
起,如今已经几乎要到达高潮的官能激昂。
  「已经确实的缠绕住了喔,有理子。明明才肛交三,四次而已,就已经这么
的享受了吗。」
  濑岛就这样深深的贯着有理子的肛门,暂时的品尝那无法形容妖美肉套的感
触。
  湿润的肉襞一下紧紧的挤压一下软绵绵的按摩,像是要将肉棒往更深处拉入。
  「呵呵呵,已经能体会到肛交的乐趣了呢。,有理子。」
  被抓着黑发被迫向后看的有理子的脸孔上,已经浸满了淫荡的欢悦,以及将
一切都抛到脑后的女牝的表情。
  「来吧,尽情的投入吧。」
  「啊啊!……啊啊!咿!咿!……」
  突然一下开始的动作让有理子发出快美的娇喘,快感一口气的从肛门灼烧到
脑顶。
  「受,受不了了!……好,好棒呀!……」
  「真的那么舒服吗,有理子。正在出差中的北泽君也会想知道喔。」
  继续规律的鼓捣的濑岛嗤笑的说。然后一边窥视有理子脸上的表情,一边继
续故意的说。
  「对了对了,你先生北泽君出差是今天晚上回来吧,有理子。」
  「啊啊!……」
  有理子的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
  连续受到令人发狂的责罚,连丈夫出差归来的日子都忘了。丈夫今晚就要回
来。
  炫目的快感飞快地从有理子的脑里消失。
  但有理子颤抖的肛门却还紧紧的咬着肉棒。
  「停下来,快停下来!……啊啊,放开我……」
  「呵呵呵,我在想要不要让有理子以屁眼被串刺起了的姿态,来到玄关来迎
接回到家的北泽君呢。」
  「怎么这样!……不,不要啊!」
  有理子的肛门又再度更加绞挤的收缩。
  很享受这样乐趣的濑岛继续的折磨着有理子。
  「看到肛门被侵犯还这么享受的有理子的话,北泽君会说些什么呢?这么认
真的北泽君,一定会要求离婚吧,呵呵呵……那样子的话有理子就是属於我的了。」
  「不要,不要啊……不能做那种事情啊!」
  「那么就这样将有理子监禁在这里,把录影带寄去给北泽君看呢?」
  「不,不要啊……」
  有理子疯狂的嚎啕大哭。
  濑岛让悽惨的有理子感到恐惧,哭泣,享受着肛门那强烈力道的收缩。
  「有理子如果愿意做个听话的牝畜的话,我就不会那样做喔,呵呵呵。会不
会让北泽君知道所有的事情,就全看有理子的态度了。」
  这么说后濑岛又更加激烈大幅的动作前后摆动。
  「啊,啊啊!……放了我吧,咿!咿!……」
  有理子的脑里瞬间燃烧了起来,全身被官能的火柱笼罩,全身停不下来的哆
嗦颤抖。
  濑岛双手握住有理子的乳房,一边揉捏似的纽拧,一边舞动腰部粗暴的鼓捣。
  热汤激起了激烈的波浪,传出澡水溅出浴缸的声音。
  (亲,亲爱的……)
  有理子的脑里已经见不到丈夫的身影,什么都抛到脑后的沉迷在肉体的欢悦
里。
  有理子眼神迷涣,嘴边一丝丝的唾液满溢了出来,不知何时已经自己主动配
合的扭起腰肢。
  「舒服吗,有理子。」
  被濑岛这样问,有理子就像是持续作梦般无力的点了点头。
  「舒服的话就清楚的说出来喔,有理子。」
  濑岛舍弃了敬语直接的称呼了有理子的名字。
  「啊啊,舒服!……受,受不了了!……好,好棒!因为被肉棒插到屁股里
面,有理子,好舒服呀!……」
  「继续说下去,有理子。」
  「……好舒服呀……有理子,好喜欢屁眼被这样的串刺……啊呜,啊呜呜…
…好呀,好棒呀!」
  有理子已经连自己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了。被肛悦的快感烧成了色情狂。
  「有理子的……有理子的屁眼,已经是,属於濑岛先生的……无论要怎么样
都可以……啊呜呜……」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